墨西哥农业:在从效率到韧性的转变中蓬勃发展

来源:By Eric Zhang     2022-12-30 14:09:47




谈到墨西哥农业,人们通常都能说出几种自己熟悉或喜爱的农产品,但是对于墨西哥农业的整体发展状况,以及农业,尤其是农作物种植系统里各利益相关方如何相互协作,共同促成今天墨西哥农业欣欣向荣的局面知之甚少。

在策划本专题时,笔者希望从一些具体的话题入手,描绘出墨西哥农业市场的总体情况,从而厘清自己和读者所关心的上述模糊的认识。我们通过与数位行业专家广泛交流做到了这一点。随着一个个具体话题的解读,墨西哥农业市场的全貌缓缓铺陈在我们面前。


农业对墨西哥的经济至关重要

农业和食品行业是墨西哥农村经济的主要引擎之一。2021年,墨西哥国内生产总值的2.5%来自农业活动。根据PROCCYT(墨西哥作物保护、科学和技术协会)提供的数据,该行业2022年第一季度的产值达到近3568亿比索(按当前汇率计算,约合183亿美元)。

该行业在过去几年里增长显著:2012年至2017年间,农作物和牲畜业产值分别增长21%和12%(来源:SIAP,2018年)。同期,墨西哥的出口以及在世界农产品出口总额中的份额也有所增加。
农业是创造价值最多的经济活动,占整个第一产业的70%。根据政府发布的数据,过去10年来,农业增长保持稳定,估计增长率为3%,这意味着农业是墨西哥经济的推动力。
后文中,PROCCYT执行董事Cristian García de Paz和墨西哥农化品生产和制剂联盟(UMFFAAC)主席Luis Eduardo González Cepeda用大量数据和事实向我们介绍了农业经济的概况。
创新是应对挑战的良方

尽管墨西哥农业在过去十年保持增长,但仍然面临诸多挑战和尚未被挖掘出的机遇。创新可能是应对挑战和找寻机遇的良方。国际玉米和小麦改良中心(CIMMYT)总干事Bram Govaerts认为,推动墨西哥农业未来发展的最关键因素是我们能否在不同的关键利益相关者之间达成广泛共识,通过加大促进发展和推广可持续农业实践和技术研究方面的投入,更加充分利用我们已经掌握的工具。

农化行业正在经历内部和外部″考验″

农化行业在食品生产链中非常重要。然而,在墨西哥,该行业正经历着内部和外部的双重″考验″。从外部环境来看,主要挑战来自于全球疫情、过去一年农业投入品价格上涨以及今年俄乌冲突造成的全球供应链动荡。从内部来看,基于科学的监管体系、更多的投资和对农业转型实践的探索,是行业发展迫切需要的推动力。

干渴的未来:水资源的利用和可持续农业

在与行业专家的交谈中,墨西哥的干旱问题被频繁提及。今年,墨西哥遭遇了极端干旱天气。Cristian告诉我们,在墨西哥,只有21%的收获区有灌溉设施,其余79%需靠降雨维持作物生长。因此,不难理解干旱对墨西哥的农业生产力、作物质量和产量意味着什么。

Bram认为,有必要通过在农业研究、推广、为农民提供咨询服务以及农业基础设施方面加大投入,帮助当地粮食系统为应对更热、更干的气候条件做好准备。
Rios Ag Consulting公司高级分析师Dahlia del Castillo Trujillo就干旱问题的严重性专门撰写了一篇文章,并就可能的解决方案提出了一些设想。
本系列文章一共有7篇,以下是第一篇。其余文章陆续发布中......


专访墨西哥农化品生产和制剂联盟(UMFFAAC)主席 Luis Eduardo González Cepeda

Q

作为粮食生产和出口大国,墨西哥的农业GDP有多少?农业对墨西哥经济的贡献有多大?

2020年,墨西哥人口数量为1.29亿,其中890万人从事农产品和渔业产品的生产和转化。墨西哥的粮食产量居世界第12位;农产品产量居世界第11位;畜牧业产量居世界第12位;渔业和水产养殖产量居世界第17位;创造了550万个农业工作岗位,86万个畜牧业工作岗位,17.7万个渔业和水产养殖业工作岗位(来源:SIAP — 2021年农业粮食全景报告),占全国就业人口的12.2%,此数据还未考虑他们生活在农村、未被支付薪酬的亲属。
根据官方数据,2020年农业和渔业的产量为2.907亿吨(其中农产品占91.2%、牲畜占8.1%、渔业占0.7%),产值达12,416.76亿比索(其中农产品占55.8%、牲畜占40.6%、渔业占3.6%)。
由此可以看出,农业为社会、经济和环境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并已被证明是我国经济最坚实的支柱之一,而这一切发生在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经济危机期间。目前,行业还在面临俄乌冲突导致的化肥和化石燃料的投入成本增加,以及主要影响到墨西哥北部和中部部分地区的严重干旱天气等挑战。
Q

墨西哥种植的主要农作物有哪些?出口到其它国家的农产品(产自作物)有哪些?

截止2020年,墨西哥的耕地面积为2460万公顷,27%的耕地种植了玉米、豆类、高粱、小麦和水稻。最长的地表周期对应于春夏季,在此期间土地处于干旱和半干旱状态,作物生长依赖降雨(无灌溉),因此产量非常低,种植的主要是谷类作物。相比之下,秋冬期的播种面积在290万至300万公顷之间,这些土地主要通过水坝蓄水灌溉,可以采用更好的技术和投入品,因而单产最高。
表1:2020年墨西哥农业生产年度种植的主要作物:灌溉 + 无灌溉
01
表2:2020年墨西哥主要多年生作物:灌溉+无灌溉
02
在对外贸易方面,墨西哥与50个国家签订了14项自由贸易协定,覆盖13.22亿人的潜在市场,其中美国是最主要的市场。2020年,墨西哥农产品销往192个国家,总额为390亿美元,对美国的农产品出口额就达310亿美元,占出口总额的近79%。
根据SIAP的官方数据,2021年墨西哥农业粮食和农业产业收支实现了71.92亿美元的盈余。(见表3)
表3:对墨西哥农业粮食收支盈余贡献最大的作物

03

表4:增加顺差价值最多的出口农产品

04

Q

《美墨加协定》对墨西哥农业贸易和农化行业有何影响?
墨西哥是美国的主要合作伙伴之一。美国是墨西哥的邻国,两国间有着漫长的边界,居住在美国的墨西哥人有3000多万,这些因素确保墨西哥每年对美国的各种产品的出口保持增长。2020年,墨西哥对美国的农产品出口达310亿美元,占出口总额的近79%。《美墨加协定》对保持和扩大未来增长具有战略意义。农化行业是促进农业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引擎,有助于实现更高的产量、更好的虫害控制、更高的利润率、更佳的收成、更高的生产者安全、更合理的资源分配,创造就业机会,提升墨西哥农村地区的生活质量。
农化行业对《美墨加协定》成员之间的守约和贸易做出了广泛的贡献。
Q

西哥草甘膦禁令对农业有何影响?如果草甘膦从市场上消失,有哪些替代产品可供农民使用?

自20世纪80年代初以来,草甘膦一直在墨西哥用于控制各种作物的杂草,重点用于玉米、柑橘、咖啡、牛油果、普通果树、撂荒地、园艺等等。农民掌握了有针对性地使用草甘膦来控制各种杂草,并由此明白了草甘膦是一种对农业生产有巨大价值的工具。草甘膦用途广、效果好、成本低,有助于防止作物遭受杂草侵蚀,不必采用以前的机械/手工工具(如锄头和铲子)除草方式。草甘膦一直是″免耕″或″保护性耕作″项目的重要组成部分,并可藉此保护和改善土壤结构。
在禁止使用草甘膦的背后,有一些伪科学团体和政治空想家,他们在并未衡量禁令对农业的影响的情况下,就设法说服当局于2020年12月31日公布了一项法令。这项法令要求采取行动,在″生产出有助于保持生产,对人类健康、国家的生物品种多样性和环境安全,适用于作物的可持续替代品″之前或同时,″逐步取代化学物质草甘膦的使用、获取、分销、推广和进口″,并在2024年完全禁止其进口。在当前公共政策的背景下,这种设想是无法实现的。
全球知名机构进行的大量国际研究指出:″没有科学证据表明草甘膦会导致使用者或管理者罹患癌症″,而且草甘膦通常用于转基因作物(如玉米、棉花和大豆),尽管如此,(当局仍出台法令)迫使农民放弃使用这一重要的化学除草工具。
UMFFAAC坚持认为必须将转基因种子的问题与草甘膦的问题分开考虑。
随着草甘膦禁令生效日期的迫近,农民正在尝试使用其他替代品,尽管效率不高,但可以作为综合杂草控制管理的补充。草铵膦是其中之一,还有其他一些替代品,如乙草胺、麦草畏、环嗪酮、硝磺草酮、烟嘧磺隆、百草枯等。事实表明,没有任何一种替代品是全面禁止草甘膦后的有效替代方案,反而会不断增加农民的成本。
Q

您认为有机产品的推广和应用能满足墨西哥农民在作物保护方面的需求吗?
有机作物产量增长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人们越来越希望了解食物的来源、如何种植、在哪里包装、使用了什么植物检疫产品,最重要的是,作物的生长是否″安全″,这正是使用有机或生物植物检疫产品,发挥其重要作用之所在。我们不能忽视这样一个事实,即消费者的经济实力并不总是与有机食品的成本相称。生物制品的使用很难在短期内取代传统产品,现在的趋势是取消植物检疫中带红色标志的(剧毒、高毒)产品,然后是带黄色标志(中毒)产品,逐渐只留下毒性小、对环境影响小、零残留和具有高选择性的产品。我们已经看到有越来越多化学和生物或生物和矿物相结合的植物检疫解决方案,这已成为各企业产品组合中的一个趋势。  
生物制品是一种替代品,需要大量的关注以确保其效益和有效性。
Q

这些年来,您在墨西哥农业行业的发展中观察到了哪些新的趋势?

农业技术公司不断进入墨西哥,带来了更高效的灌溉系统、温室技术、虫害和营养需求预测站、改良的种子和品种、无人机喷洒、卫星图像。毫无疑问,由于对我国作物的需求,我们所处的地理位置、专业和高效的劳动力以及以更少的土地养活日益增长的人口的迫切需要,我们将继续在技术进步方面取得增长。
墨西哥必须制定促进农村更普遍、更高质量教育的公共政策,以增加农业生产的机会,避免农村人口向大城市迁移。
墨西哥农村拥有尚未充分发掘的巨大潜力。
Q

请向我们介绍一下UMFFAAC。你们的主要目标是什么?UMFFAAC如何为墨西哥农化行业的可持续发展作出贡献?

墨西哥农化品生产和制剂联盟(UMFFAAC)成立于1976年9月15日,是一个由在墨西哥成立的企业组成的民间协会。该组织代表、捍卫和促进全国作物保护和营养行业的发展以及城市、工业和公共卫生虫害防治。
我们的目标是促进植物检疫投入品行业的发展,振兴农业和国家经济;改善食品安全和保障、公共健康和实现零饥饿;培训负责任地使用农化品;提倡爱护环境。
目前,UMFFAAC的成员:
• 创造了4,500多个直接就业机会和15,000多个间接就业机会
• 雇用了650多名农艺师
• 惠及280多万生产者
• 推动了40多种作物的生产
• 惠及来自其他经济部门的22万多人
• 参与了20多个社会责任项目
• 与各种机构保持战略联盟关系,其中包括:Agrocare Latin America、国家农业委员会(National Agricultural Council)、CropLife、国家林业、农业和牲畜研究所(INIFAP)、全国化学工业协会(ANIQ)、查平戈自治大学、农业科学研究生学院(College of Postgraduates in Agricultural Sciences)、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UNAM)、农业和农村发展部(SADER)、国家食品卫生、安全和质量服务局(SENASICA)、农村发展信托基金(FIRA)、国立理工大学高级调查和研究中心(CINVESTAV)和农业技术创新研究所(Intagri)等。


机构查询
关注我们
平台介绍 招贤纳士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合作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