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粕减量,苜蓿替代!关注苜蓿常见病虫草害及其防治

来源:By Eric Zhang     2022-10-23 17:49:32

近年来,农业农村部大力实施豆粕减量替代行动,聚焦″提效减量、开源替代″,在需求端压减豆粕用量,在供给端增加替代资源供应。

 

2021年10月,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粮食节约行动方案》,其中一项就是加强饲料粮减量替代。2022年9月19日,农业农村部召开豆粕减量替代行动工作推进会时要求,全面推进豆粕减量替代行动 [1]。2022年9月以来,国际大豆价格出现异动,豆粕价格高速上涨、供需紧张,使豆粕减量替代成为饲料养殖业颇受关注的议题。

 

一些养殖场户和饲料生产者片面地认为饲料的蛋白含量越高越好,一些地方认为一般耕地只能种粮不能种草。推进豆粕减量替代,要改变传统的观念,持续增加优质饲草供给,构建适合中国国情和资源特点的饲料配方结构,增加全株青贮玉米、苜蓿等优质饲草供应,引导牛羊养殖场户改变过多依赖精饲料的习惯[2]

 

畜牧业饲料除了玉米、豆粕等精饲料,还包括苜蓿草、燕麦草等粗饲料,其中,苜蓿草在干草类粗饲料中占比最高,达60%以上,因为苜蓿草富含高蛋白,约为17%~23%左右,备受养殖业青睐,成为必不可少的″刚需饲料″。而在所有牧草中,苜蓿草的蛋白含量″位居首位″,是难以替代的优质饲料。

 

1. 粮食安全视角下发展苜蓿草产业的必要性

 

表1 2016-2021年中国玉米和大豆进口量(单位:万t)

640.png

注:数据来源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总署(http://www.customs.gov.cn/)

 

如表1所示,2021年我国累计进口粮食16454万t,同比增长18.1%。其中,玉米进口量达到2835万t,同比增长152.2%,占粮食进口总量的17.2%;大豆进口9651万t,同比下降3.8%,占粮食进口总量的58.7%。我国大规模进口玉米和大豆主要用于生产饲料粮,满足畜牧业对植物蛋白的需求[3]

 

当前,我国保障粮食安全的压力主要在饲料粮,促进粮食节约的重要潜力也在饲料粮,而减少饲料粮需求的一个重要方法就是增加饲草供应,减少牛羊养殖精饲料用量[4]

 

苜蓿作为优质饲草,适度发展苜蓿饲草产业有利于保障我国粮食安全,原因如下:

 

首先,苜蓿是豆科牧草,根瘤有固氮作用,能够疏松土壤,提高土壤中有机质含量,增加肥力。目前,我国中低产田面积约占全国田地面积的2/3,中低产田土壤板结、贫瘠,作物轮作倒茬困难。适度发展苜蓿轮作可以增加土壤团粒结构,改善土质,提高后续作物产量,促进农业生态系统良性循环。

 

其次,苜蓿具有抗旱耐盐碱的特性,能够充分利用大量不适合种植粮食的边际土地进行生产,产生一定的经济效益,例如荒漠地、盐碱地等。

 

另外,种植苜蓿不容易改变耕地用途。在粮食供给充裕时,种植苜蓿不仅可以增强土壤肥力,落实藏粮于地,减少饲料粮进口,还可在粮食供给紧张时,苜蓿种植地可以迅速置换为农田,保障粮食安全。

 

2. 近年来中国牧苜蓿种植区域、面积及产量变化

 

苜蓿生态适应性强, 种植方式灵活, 利用方式多样等特点被作为退耕还草及农业种植结构调整的优良草、料兼用植物。苜蓿属多年生豆科草本植物,营养价值很高。苜蓿草中粗蛋白质的含量极高,约为17%~23%左右,此外,还含有丰富的苜蓿多糖、大豆黄酮和异黄酮以及多种未知促生长因子。

 

自2012年开始,农业农村部会同财政部启动实施高产优质苜蓿示范建设项目,优质苜蓿生产得到长足发展,中国苜蓿种植面积有所增加。中国牧草产业″两带一区″格局正在形成,即内蒙古、甘肃、宁夏、陕西为核心的苜蓿生产带,辽宁、吉林、内蒙古东部为核心的苜蓿生产带以及河北、山东和山西为核心的苜蓿生产区。

 

2014年我国苜蓿草种植面积约598.1万亩,到2021年增长到了635.5万亩;而苜蓿草产量357.9万t,到2021年增长到了422.4万t。近几年我国苜蓿草种植面积及产量情况如下图所示:

 

640 (1).png

数据来源:中国畜牧业协会草业分会

 

3. 苜蓿于豆粕的替代关系

 

2018年以来,不少地方和企业已经在进行豆粕减量替代。2021年全国养殖业消耗的饲料中豆粕占比降到15.3%,比2017年下降2.5个百分点,节约豆粕1100万t,折合大豆1400万t,相当于1亿亩以上耕地产出[3]

 

在饲料中添加苜蓿可以减少精料用量,苜蓿干草与精料的替代比例为2∶1 ~ 2.5∶1[5]。产奶牛日粮中添加3kg干制苜蓿草可以减少1.5kg精料的饲喂[6],2021年中国奶牛存栏数为930万头[5],按照一头奶牛日均消耗7.5 kg精料计算,每年可以需要约254.59万t的精料消耗,以苜蓿干草单产约800 kg计算,仅相当于6364亩的苜蓿产出。

 

农业农村部大力实施″豆粕减量替代″行动,利用高蛋白含量的苜蓿草替代豆粕、减少精料消耗,该行动势必会刺激苜蓿市场升温,可能促使中国苜蓿种植面积进一步增加,以应对优质苜蓿的旺盛需求。目前,高品质苜蓿草的价格每吨在4000-4500元左右,去年同期价格在3200元-3300多元,每吨上涨1000元左右[7]。多家中国苜蓿草种植公司表示,高品质苜蓿草供不应求,很多订单在苜蓿草生长时就已经排满。面对市场的旺盛需求,各大企业开始不断扩大苜蓿种植面积。

 

3. 中国苜蓿生产常见病虫草害及防治情况

 

在苜蓿草产业得到长足发展的同时,苜蓿病害的大量发生成为阻碍我国苜蓿草业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苜蓿常见病害有褐斑病、锈病、霜霉病、白粉病、根腐病、炭疽病、葡柄霉叶斑病、花叶病、小光壳叶斑病、尾孢叶斑病和壳针孢叶斑病等[8]。生产上适用于苜蓿病害防治的农药药品类繁多。

 

保护剂:在病菌侵入之前使用,无内吸作用,只控制病菌的萌发和侵入,能保护苜蓿免受侵染。苜蓿上常用的保护剂有如下种类[9]:

① 代森铵:45%水剂1000倍液喷雾可防治苜蓿霜霉病和苜蓿细菌性病害。

② 代森锌:80%可湿性粉剂500~800倍液,或65%可湿性粉剂400~600倍液喷雾,对苜蓿霜霉病有显著效果。

③ 代森锰锌:70%可湿性粉剂配成600倍液可防治苜蓿霜霉病、褐斑病、锈病和黄萎病。

④ 波尔多液:用硫酸铜、生石灰和水按0.5:1:100配成的波尔多液可防治霜霉病。

⑤ 百菌清:70%、75%可湿性粉剂加水配成不同浓度的药液,可防治褐斑病、锈病、黄斑病及霜霉病。

⑥ 敌克松:95%可湿性粉剂每亩用150~250克,加水喷雾或在苜蓿根颈周围沟施可防治苜蓿丝核菌病。

⑦ 福美双:50%可湿性粉剂500~750倍液喷雾,防治苜蓿黄萎病和褐斑病。

 

内吸杀菌剂:病菌侵入后使用,有内吸作用,控制病菌在苜蓿体内的扩展和蔓延。内吸杀菌剂能被植物吸收,并能在植物体内传导,发挥杀菌作用。苜蓿上常用的内吸杀菌剂有如下种类:

① 粉锈宁:20%乳油分别配成1000~1500和3000~5000倍液喷雾可有效地防治苜蓿锈病和苜蓿白粉病。

② 甲基托布津:用70%甲基托布津可湿性粉剂1000~1500倍液可防治苜蓿褐斑病、白粉病、锈病、黄斑病及菌核病。

③ 乙磷铝:40%可湿性粉剂稀释成400倍液喷雾防治苜蓿霜霉病。

④ 苯菌灵:50%可湿性粉剂1500~2000倍液喷雾可有效防治苜蓿褐斑病、白粉病、黄斑病和丝核菌病。

⑤ 菌核净:40%可湿性粉剂每亩100~150克加水70~100升,可有效地防治苜蓿菌核病。

⑥ 噻枯唑:25%噻枯唑可湿性粉剂每亩100~300克,对水喷雾,可有效防治苜蓿细菌性叶斑病。

⑦ 多菌灵:50%可湿性粉剂稀释成750~1000倍液喷雾防治苜蓿黄萎病。

 

紫花苜蓿常见虫害主要以蓟马类、蚜虫类、盲蝽类、金龟子类、叶蝉类和夜蛾类等为主[10]

 

蓟马类是北方苜蓿生产上的主要害虫。蓟马危害严重时,苜蓿鲜草产量损失可达50%以上。目前防治蓟马只能采取以药剂控制为主,如选用除尽1500~3000倍液,菊酯类如氯氰菊酯,或低毒的有机磷农药,如甲基对硫磷,或氨基甲酸酯类杀虫剂,如西维因等试验防治。


危害苜蓿的蚜虫主要包括:苜蓿蚜虫、豆无网长管蚜虫、苜蓿斑翅蚜虫等。蚜虫危害严重时,应采用化学防治,通过使用乐果或40%氧化乐果乳油2000倍液喷洒。

 

危害苜蓿的主要是苜蓿盲蝽和牧草盲蝽。一般在其幼虫期用40%乐果乳油4000倍液或50%马拉硫磷乳油3000倍液喷洒,均能获得良好的防效。金龟子(黑绒金龟子、黄褐丽金龟子和华北大黑鳃金龟子等)的防治一般在播种前或播种时进行,播种前用5%西维因粉剂22.5千克/公顷翻入土中,3%甲基异硫磷颗粒剂22.5~30千克/公顷随种子撒播等,均能收到良好的防治效果。叶蝉在若虫盛发期可喷施40%乐果乳油1000倍液,50%叶蝉散乳油或90%敌百虫500~1000倍液进行防治。危害苜蓿的夜蛾主要有甜菜夜蛾和苜蓿夜蛾。除尽,用量33.5~50毫升,稀释1000~2000倍使用。

 

苜蓿苗期生长缓慢,与杂草相比竞争能力较弱,因此很容易受到杂草的侵扰危害,轻者降低饲草产量和质量,重者甚至导致建植失败而毁种。苜蓿田的杂草种类很多,不同地区杂草的优势种群有一定的差异。

 

表2  苜蓿田中主要杂草[11]

640 (2).png

 640 (3).png

 

苜蓿田常用除草剂按除草剂的作用方式分类:选择性除草剂(拿捕净、普施特);灭生性除草剂(草甘膦、百草枯)——只能在播种前或苜蓿休眠期施用,不能再苜蓿生长期施用。

 

按除草剂的施用方法分类:土壤处理剂:在杂草出苗前喷适于土壤中,当杂草胚芽鞘或胚轴穿过药层时,吸收药剂而死亡。这类药剂在播种第二年以后或收获一次的苜蓿地中广泛应用(氟乐灵、除草通);茎叶处理剂:在杂草出苗后直接喷施于杂草植株上的除草剂。这类药剂的特点是通过茎叶吸收或发挥作用,因此要求杂草的叶片应有一定的面积,同时药剂的选择要高,确保药剂对苜蓿安全后才能施用(普施特、盖草能等)

 

 按药剂的传导性分类:内吸性除草剂(草甘膦、稳杀得等);触杀性除草剂(苯达松、克无踪等)。

 

用于苜蓿生产的农药登记产品

 

据查中国农药信息网,截止目前中国可用于苜蓿生产的农药登记产品仅5个,分别为:


640 (4).png

 

参考


[1]      https://cn.agropages.com/News/NewsDetail---26597.htm.

[2]      https://cn.agropages.com/News/NewsDetail---26736.htm.

[3]      朱寒冰,金璟.粮食安全视角下苜蓿饲草产业发展实证分析[J].畜牧与饲料科学,2022,43(04):73-79.

[4]      王明利.有效破解粮食安全问题的新思路:着力发展牧草产业[J].中国农村经济,2015(12):63-74.

[5]      http://news.sohu.com/a/583378632_120991642.

[6]      周庆安,杨培志.我国苜蓿饲草产业的发展现状与思考[J].中国奶牛,2017(5):54-56.

[7]      https://m.gmw.cn/baijia/2022-07/20/1303053932.html.

[8]      陈婧,郭子雯,潘春清等.苜蓿病虫草害研究现状[J].草学,2022(01):1-14.

[9]      https://www.gengzhongbang.com/article-190406-1.html

[10]   http://www.bestseed.com.cn/news3.asp?id=195

[11]   http://www.bestseed.com.cn/news3.asp?id=206

机构查询
关注我们
平台介绍 招贤纳士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合作机构